原來我很不喜歡香港
即使小時候就是看著TVB長大
每晚放學必定跑回家看五點半的動畫片
每晚食飯必定是看著六點半新聞報導送飯
爸爸會說新聞報導裡的政治問題
那時我還小 都會全然認為他們講的就是對

小時候眼睛患病了
媽媽到各處尋醫給我治病
後來實在沒有辦法 於是到了香港找外婆

那時候有親戚在香港 可是一件可以炫耀的事
大概八歲的時候我就落過香港
但並不是去玩
每天奔波在香港擁擠的街頭
紅綠燈的滴答聲 不斷催促
快步走起來 像跑的一樣
從擠滿人的街道一下子走進了旺角的某一棟大廈
安靜得窒息的私家醫院裡
只有灰白色的牆壁和茶色黯淡的玻璃
每個人都戴著口罩 雙眼無神
外婆不懂 只知道帶我來看醫生
我一個人走進房間看醫生
醫生的語氣沒什麼調子

結束後 坐在淺綠色的軟墊椅子上等待叫我的名字
電視機有在放畫面 但並沒有聲音
整個候診室就像電視機一樣 有畫面卻沒有聲音
像個啞巴

突然護士姐姐喊到我的名字
外婆過去拿了一大堆藥給我塞進書包裡
就可以走了

進入電梯 又開始擁擠
電梯叮得一聲打開了門
便又是那繁忙急躁的聲音和畫面
就像電視機突然跑雪花調高了好幾檔的音量
原來我很不喜歡香港

後來長大了 十幾歲滿懷著中二病的夢
和你一起到了香港參加選秀
和你短暫地在香港的街頭走過
但很匆匆 沒有很多記憶
很多的街名 我們都沒有看

再後來 我病好了 也不用大人陪著我了
二十多歲 我可以獨自來香港
在彌敦道上走也並不是為了購物

一次簽證可以在這裡呆上七天
我可以慢慢走 不用像香港人一樣走那麼快
我可以拍拍視頻 坐船離開港島 到周邊的小島上看看
我可以坐在茶餐廳裡慢慢喝一杯凍檸茶

然後我回來跟你說
「我和你還沒有真正兩個人出去旅遊過
要不要這個寒假回家後一起去一次香港」

但後來的後來
我和你分手了
在漸冷的上海

然後我想起了我剛才說的的那句話
然後我想起了我走在香港街頭時想到的你
然後我想起了這首歌心裡沒有情緒

我想我今個寒假還是會到香港走走
去探望外婆
再去聽著有路名的歌 找到那條街

後來我喜歡上了香港
沒有太多人認識我
他們也不會在乎這些
我也不會在乎這些
大家都不會在乎這些

#日常 存图

日常存图

#日常 存图

日常#存图

© AlterYiu|Powered by LOFTER